他们的答案是要继续考取重点初中

幼时,父母长辈告诉我们,你将进入最好的小学,我们对你寄予厚望。

小学毕业,你看着毕业证上面的自己,那张娃娃脸上充斥着茫然,你不禁思考起来你六年都做了什么?

你问父亲,“为什么我要要求上学?”

他们的答案是要继续考取重点初中,显然你对这个答案非常不满意,“那考上之后呢?”

“初中之后考重点高中。”

“那高中之后呢?”

父母不耐烦了,他们讨厌你一直问为什么,“你读书就好,问这么多干嘛!”

“我想知道为了什么上学呀?”

父亲敷衍的回答了你,“为了你大学毕业之后找个好工作。”

你又发出了新一轮的提问,“什么工作是好工作?我想当个画家可以吗?”

“画家。”父亲嗤笑一声,说道:“画家能赚几个钱,能换来饭菜吗!你问这么多有什么用!”他指着路边的一个为人绘画肖像的摆摊人,“你要跟他一样吗?”

你陷入了纠结,当画家真的会穷困潦倒吗?

“不要再问为什么,你只需要听!话!”他拽着你的领子,郑重的告诫你,随后拿起公文包匆匆忙忙的上班去了。

图片 1

转眼间,三年过去了。

你考上了一个重点高中,课外时间开始对盗墓灵异的网文产生兴趣。

父亲也老了一些,他不能再拽着你发号施令,他只是拿着你写的万字小说开头,语重心长的对你说:“你写这些有什么用?高考又不考。”

他的目光充满了对你的期待跟忧愁,他认为你是玩物丧志。

你一向听话孝顺,而后你将自己日夜写成的万字开头小说锁进了箱子。

又过了几年,你考上了一个不错的大学,选择了父亲所说时下最热门的专业。

临行前,你同他促膝长谈,“孩子,你好好学,毕业以后考个公务员,朝九晚五又稳定,多好!”

你踏上了一个新的旅程,在学校里结识了不少朋友,你们每天打游戏k歌,可你的心中就好像有一个巨大的窟窿,越发的空洞。

大二那年,你对一切都产生了厌倦,一个问题再次浮现在你的脑海:“我是为了什么上学?”

为了一份安稳的工作?

为了娶一个跟自己一样听话孝顺的女生,自己父母也喜欢的?

为了……为什么呢?

你受到了当头一棒,“我居然没了自己的主意!”

你开始在记忆的深处寻找以前的自己,寻找丢失的自己。

十岁的你,“我想成为一个画家。”

十二岁的你,“篮球真有趣。”

十六岁的你,“写小说其实也不错。”

如今,二十岁的你,“我……一无所有……”

你突然之间痛哭流涕,因为你发现是自己跟父母一起埋葬了自己,你将自己埋进了坟墓,从而换取了两个字“听话”。

你开始脱离了自己的兄弟团体,开始去实现曾经的愿望。

你转了专业,这个专业比较冷门,但是你很喜欢,你沉浸在中国文化诗词之中不可自拔,你迷恋上了汉服。

时间的进程再次变快,你心中的空洞被一点点填满。

两年过去了,你毕业回到家中,父亲更老了头发花白。

“孩子,别折腾了,你看人家那些创业老板成功了,人家是有背景后台的。”

你们发生了激烈的争吵,他再次要求你去考公务员。

“不。”

“你说什么!”他暴跳如雷,只因你拒绝了他的要求。

“咚!”他被气的倒在了地上,救护车的声音,母亲的哭喊,你的呼唤,一切一切都夹杂在一起。

他进了医院,第二天你的七大姑八大姨出现在病房里,他们一看见你就蜂拥而上。

“诶呦,你把你爸气进医院了。”

“孩子,我们从小看着你长大,你要听话孝顺。”

“你还小,不懂父母的苦心,我们都是为了你好呀!”

你被他们包围着,就好像被五行山压迫的孙悟空,那句“我们为你好”变成了一个紧箍咒,死死地扣在你的头上。

在他们的“劝导”之下,你同意去找个稳定的工作,时间再次变慢,你度日如年。

一年后,你终是忍不住了,你偷偷辞职,然后告诉父亲自己要调职去外地。

买了飞机票,拎着为数不多的行李,你踏上了一个未知的旅程,危险而又快乐的。

四年后,你真的成为了一名画家,并且是吃穿不愁的那种,回到家乡父亲更老了……

你们爷俩坐在公园的长椅上,你看着他的皮肤已经出现了老人斑,手也总是颤抖着,他已经管不动你了。

“爸,你原本想做了什么样的人?”你问出了那个深埋于心的问题,你好奇他的答案。

良久,没有答复,只有树上的蝉鸣叫个不停,他手指夹着烟,看着黑夜的天空上的七星北斗,突然睁大了眼睛,仿佛回到了很久以前。

当我以为自己得不到回应的时候,身边传来了一个细微的声音,“我想做个画家…”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